陈原林素素小说地葬龙眼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时间:2021-01-13 14:03:27    作者:零度    来源:zzy

小说简介:抖音爆款文主角是陈原林素素小说《地葬龙眼》火爆上线,小编分享地葬龙眼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这时候,开始有人拿着罗盘在院子里四处走动了,有人开始掐指演算,还有萨满巫师开始摆上案子,跳起了大神来。大家都知道这宅子一定...

陈原林素素小说地葬龙眼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地葬龙眼》第7章 破军夹煞

这时候,开始有人拿着罗盘在院子里四处走动了,有人开始掐指演算,还有萨满巫师开始摆上案子,跳起了大神来。

大家都知道这宅子一定是有问题的,都在用自己的办法寻找问题的根源。

终于,尸影从屋子里出来了,她出来后笑着说:我买这宅子的时候,就听周围说着宅子不干净。刚好今天各路高手都来了,谁要是能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我必有重谢!

她这时候看向了一旁的一位三十几岁的男人,他样貌英俊,身材挺拔,气质脱俗,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尸影说:胡将军,您可是这行的大拿,摸金校尉都唯你马首是瞻,您的分金定穴奇术也是大家公认的,您费费心,给看看这宅子问题出在哪里了?

李闯说:胡将军叫胡小军,祖上就是倒斗中郎将,世代传承,到了这一辈那将军令就传到了他的手里了。这胡爷还是很有本事的,摸金校尉都听他的。

我点点头说:那还是很厉害。

我在心里想,那么他应该能看透这个破军夹煞局吧。

胡将军这时候点点头说:这宅子冲了煞了,只要在这后院中间修上一个影壁,问题迎刃而解。

修影壁的确能解决问题,能把煞气压在柿子树下,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那成了血葫芦的婴儿还是没有解决。

胡将军一笑说:现在可以先抬一块屏风摆在院子中间。

尸影让人搬了一道屏风摆在了院子里。果然,那俩孩子再次从后门进来之后,不哭了。

顿时,众人开始捧臭脚了。

有人说:胡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胡将军,神了!

是啊,胡将军果然长了一双看穿阴阳的神眼。

早就听说胡将军大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胡将军对着大家拱手,笑着说:都是虚名,不足挂齿。能替尸老板解决难题,是我的荣幸。

三爷这时候说:胡将军真的太厉害了,不服不行啊!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家声音小下来之后,我说了句:看的好像不太对啊!

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我也就是想帮个忙。我只是个乡下来的小子,没有那么多的城府。

三爷听了之后,顿时瞪了我一眼,说:别胡说,你懂啥!

我说:我就是实话实说,胡将军根本就全看错了。这宅子不是冲了煞,而是一个破军夹煞,这煞气就在这院子里了。

三爷喊道:住嘴,胡将军你也敢质疑,你算哪根葱!

我说:我只是想帮忙,我就是这么一说。

顿时,有人指着我说:你算什么东西,胡将军怎么可能看错。

你说胡将军看错了,你想出名想疯了吧。

虎子小声在我耳边说:老陈,你啥情况啊!

我小声说:没事。

胡将军这时候呵呵笑了,说:大家静一静,小朋友有自己的见解,就让小朋友说说嘛。要给小朋友机会才行。我倒是想听听,我错在哪里了。

胡将军这时候到了我的身前,看着我说:你说说,我错在哪里了。

这时候突然出来一个穿着白衬衣,过膝裙的女人。她看着我呵呵一笑,随后说:你是潘家园三爷的人?

三爷说:孩子小,不懂事。白姐,您多担待。

这位白姐这时候看着我笑了,说:质疑长辈可以,但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说胡将军错了,可以。但是不能坏了规矩。

我说:啥规矩?

白姐用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说:你说出你的观点,要是最后证明你错了,你就要跪在地上,给胡将军磕三个响头,承认错误。

我说:要是我对了呢?

白姐说:你对了,算你小子有一号,今后大家都认识你了。

虎子一听乐了,说:我们稀罕你们认识我们,干脆这样好了,老陈错了,老陈磕头。要是老陈对了,你磕头。

我磕头,知道我是谁吗?

虎子说:我管你是谁,你要是没尿儿,就别出来拔横。你想巴结胡将军,就要付出点什么吧,想空手套白狼,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白姐看看胡将军,胡将军在那边点点头,一笑说:行,要是我看错了,白皙小姐就给你们磕头。不过我不会看错的。

虎子看看我,在我耳边小声说:老陈,别怕,大不了磕头嘛,又不要钱。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磕头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又不要钱又不要命的,我刚好试试我的《入地眼》灵不灵。

我看着胡将军说:那可不一定,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这次你真的看错了。

有人哼了一声说: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哪里是不自量力,分明就是哗众取宠。

等这帮人说完了,我说:胡将军,你先说吧。

我和虎子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无产阶级能失去的只有脚上的锁链。

我们只是两个毛头小子,无名无分的,才不在乎荣辱得失。即便是这次输了,无非就是跪下给胡将军磕三个头而已。

我和虎子都是从村里出来的庄稼人,受穷挨饿都经历过,甚至从来没喝过城里的自来水。也不知道要喝凉白开,不管冬夏,总是用水瓢从水缸里舀水就喝。

为了几块红薯,我能把门口一堆粪送给别人。为了一口吃的,我能端着瓢站在别人家炕沿下说尽小话,只要能借给我一瓢白面,让我磕头也没问题。

现在这点事,在别人看来是面子问题,是很严重的大事。但是在我看来,能吃饱穿暖才是最大的事情,面子一文不值,里子才最重要。

我让胡小军先说,胡小军听了之后笑了,说:我先说可以,我最担心的是,我说完了,你照猫画虎。

我说:要是我和你说的一样,算我输。

有好事之徒又指着我说:简直太狂了。

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胡小军伸出手来,让大家不要说话了。随后他点点头,看着我不屑地一笑说:好,我今天就和你较这个真儿了。我先说。

他这时候一指东方,娓娓道来:这宅子的问题出在东面,这东面是一条小河,有青龙之势。但是一旦你出去看看,你就明白,这河水污浊,里面扔了大量的动物尸体,有小猪崽子,有狗崽子,还有猫。最关键的,这河滩里埋了很多死去的婴儿。凡是有孩子死了,都会来这里埋。所以,这里的煞气越来越重,青龙冲煞,正对着这宅子。两个办法解决,第一种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东边的大墙要加高,但是这大墙加高,势必离着房檐太近了,这就是以次为主了,不吉利。所以只能用第二种办法,那就是在院子里修一道影壁。挡煞。效果大家都看到了,立竿见影。

这番话一说出来,大家纷纷鼓掌。

好啊,太精彩了。

佩服,简直就是精辟。

我行走江湖数十年,也没能看穿这青龙煞。惭愧啊!

是啊,我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那条河。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尤其是那些女人,都对着胡小军露出了异样的眼神。

那个叫白皙的女人,这时候到了我身前,说:弟弟,你说说吧。

我点点头说:我没出去看,也不知道东边有这么一条河。

白皙说:这么说,你是认输了吗?

说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身体和头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她又说:弟弟,你要是认输,就乖乖跪下磕头。

我说:我虽然没看那条河,但是这宅子和那条河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东边的院墙足够高了,青龙煞是水煞,不可能跨过那么高一道墙的,那墙有三米来高了吧,怎么可能进的来。这院子的煞,是破军夹煞。

我看着四周说:堂中最要象窝,穴后须防仰瓦。更看前官后鬼,便知结穴虚花。

白皙这时候死死地看着我说:什么意思?

胡小军说:你的意思是,这里有穴?不可能,这阳宅之内怎么会有阴穴。平洋须得水,山谷要藏风,莫把水为定穴。

我说:我能断言这宅子内有穴,而且我还知道,这穴里埋着的是一尸两命。两个孩子之所以哭,是感受到了里面的煞气。里面的婴儿成了血葫芦了。要想这宅子安宁,需要把这血葫芦拉出来,一把火烧了。

白皙顿时呵呵笑了,说:开什么玩笑,能看出来有穴已经实属不易,你能看出穴里埋了个孕妇?还能看出来孕妇肚子里的婴儿成了血葫芦。我是闻所未闻。要是你真的看准了,我还真的要给你磕三个头了。

我信誓旦旦,把话说的很满。众人虽然有质疑,但是也都被我说傻了。一个个直目瞪眼看着我。

有人说:口说无凭,你能告诉我,穴在何处吗?

我这时候看着胡小军说:胡将军,你看穴在何处呢?

胡小军这时候脸一阵红,一阵白。

对我来说,这是再小的一件事,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他在这里折了面子,而且是被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给赢了,那对他来说就是极大的侮辱。

胡小军说:没有穴,你不要故布疑阵了。我不会上你的当。

虎子这时候突然站了出来,说:要是有呢?胡将军,我们打个赌吧。要是我们赢了,你把将军令交出来。

尸影这时候趴在了胡小军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随后她说:要是你们输了呢?

地葬龙眼小说
好宝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