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只是隔岸观火傅筱棠顾言之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21-01-11 15:39:24    作者:芭了芭蕉    来源:zsy

小说简介:热门女频新书《若爱只是隔岸观火》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傅筱棠顾言之,这是一本豪门虐情类型文,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精心整理了精彩的故事剧情:这个当然不是依据,但凭这么多年来我对溫采音的了解,看她的精神状态和气色,我也觉得...

若爱只是隔岸观火傅筱棠顾言之小说在线阅读

《若爱只是隔岸观火》第7章 你把她弄去哪里了?

这个当然不是依据,但凭这么多年来我对溫采音的了解,看她的精神状态和气色,我也觉得不太可能。

一个身患绝症的女人,不可能还有心情跟另外一个女人争男人。

她现在所想的应该是怎么活下去才对。

我讨厌溫采音的笑容,大约我们是天生的敌人。

我无力地他们挥挥手:哪弄来的再弄回哪去。

不是太便宜了她?傅筱安跳起来,我用力拉他坐下来:你这个傻子,你是觉得现在顾言之不够讨厌我?

现在你还在考虑他的感受?

就是,那个渣男。

他们一人一句,我的脑浆子都要被他们吵出来了。

我指了指傅泳泗的鼻子:你,送她回医院。

傅泳泗站起来:我去给你冲杯咖啡。

不喝,我让你把她送回去,快!我声嘶力竭地跟她吼,嗓子都喊劈叉了。

我有多崩溃,他们都看得出来。

他们面面相觑,低下头不作声了。

过了会傅筱安说:我去开车。

傅泳泗缩了缩脖子:我去冲咖啡。

大厅里只剩下我和溫采音两个人,她还保持刚才那个姿势,高傲冷淡像个骄傲的胜利者一般看着我。

我讨厌她的眼神,我冷冷地跟她说: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掉。

她笑了:你不敢。

溫采音最讨人厌的一点就是总能抓住最核心的关键点。

是啊,我不敢,我只能说说狠话而已。

我注视着她,她面色红润,未施粉黛的皮肤也相当有光泽,嘴唇都是红艳艳的。

相比之下,我面黑蠢青的还真像个鬼。

溫采音,你是装病的,是吗?我舔舔嘴唇。

她还是那样怪腔怪调地笑: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你能让言之相信你就算你的本事。

我的手心湿湿的,全都是冷汗。

溫采音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激怒我。

她悠哉悠哉地继续说:是啊,顾言之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离开了,现在他又是那个光芒万丈的顾言之我又回来了,我很可恶,我坐享其成。

但是又如何呢?只要我回来,顾言之还不是立刻抛下你回到我身边?

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傅筱安把车开到了门口。

溫采音微笑着站起身,从我身边走过去,她千年都不变的香水味熏的我头痛:谢谢你啊傅筱棠,这几年你辛苦了,帮我陪伴着顾言之,对了,你们睡过了吧?没关系,我很大度的,反正我的言之也需要解决需要的,谢谢你啊!

傅泳泗在吧台冲咖啡,听到了溫采音的话,翻过吧台就冲了过来,我挡在了溫采音的面前,握住了傅泳泗的手腕,跟她摇摇头:别打她。

我要撕烂她的嘴。

别撕了。

我挡住傅泳泗,回头跟溫采音吼:还不走?你真想被她揍一顿?

溫采音凉凉的手指攀上我的肩头,拍了拍:傅筱棠,几年不见,你识大体了不少。

她走出了咖啡馆大门,门上的风铃叮当作响,门又用力关上。

你干嘛拉着我?她那种人就是要揍一顿就好了!傅泳泗又跳又叫。

我放开她,精疲力尽:你忘了,小时候你揍她的结果是什么?几家大人一起训你,罚你。

溫采音永远有这样的本事,一堆孩子中,她看上去是最懂事,最温婉大方,最惹人怜爱的。

到现在我婶婶还会在傅泳泗的面前说:你什么时候能跟采音一样,做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即便我是最努力的一个,也会有人拿溫采音给我比较。

问题是,回回她都能把我给比下去。

傅泳泗也泄了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傅筱安半个小时后回到店里,我问他:人呢?

送回去了,我还能半路把她给埋了?傅筱安没好气。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溫采音生没生病这件事情,我们只是猜测她是装的,但万一是真的呢?

可能我和溫采音比,我总是会输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有心,她没有。

我打算在傅泳泗这里混上一天,我喜欢闻她店里的这股咖啡味,苦苦的,醇厚的,一直萦绕在鼻子底下。

我就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傅筱安我打发他去上课了,傅泳泗趴在我身边的桌子上画画。

她从小就爱画画,一生气就画很多美女蛇,画一条就说这是溫采音,画另一条又说这也是溫采音。

婶婶说我们讨厌溫采音,是因为她从小到大都比我们优秀,我们这是嫉妒心。

这样的宁静很快就被顾言之的电话给打破了,他在电话里的语气已经非常不好了,他说:傅筱棠,你在哪里?

小泗的咖啡馆。

他挂掉了电话,我知道他很快会来找我。

所以,在他到之前我赶紧给傅筱安打过去电话,他还在上课,声音低到不能再低:姐,怎么了?我们这个教授很凶,会骂人。

你把溫采音送回去了吗?

当然了,送她进了医院大门我才走。

我放心下来,挂了电话没几分钟顾言之就来了,他推开门大步流星地向我走过来,环顾了四周,弯腰在刚才溫采音坐过的地方拿起了一枚精致小巧的发夹。

刚才我们都没发现,极有可能是溫采音有意留在那里的。

顾言之凝视着手里的发夹,终于把目光投向了我:采音呢?

她回去了,两个小时前。

他捏着发夹向我压低了身体,他的眉心都攒出了一个小球。

他每次这样,都是他怒气值已经快到顶点的时候。

傅泳泗及时挡在了我面前:顾言之,你太渣了,你凭什么这么对筱棠...

顾言之只是轻轻一拨,就把傅泳泗给推开了,然后他把我从沙发上揪起来往门口拖去。

我的脚痛的厉害,鞋子也没穿,刚才脱了鞋躺在沙发上的。

我像个铁拐李一样被他拽着往前走,我听见傅泳泗气急的声音:顾言之,你放开她!

若爱只是隔岸观火小说
好宝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