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冤录法医娘子谁家mm小说最新章节 第6章 半盒胭脂

  • 时间:
  • 小说洗冤录:法医娘子作者:谁家mm
  • 来源:zzy

洗冤录法医娘子谁家mm小说最新章节

第6章 半盒胭脂

《洗冤录:法医娘子》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洗冤录:法医娘子最新章节,谁家mm洗冤录:法医娘子免费完本,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啦。

《洗冤录:法医娘子》第6章 半盒胭脂

十指痛于心,捕快每一拉紧一寸,心里就感觉有千万根针在扎,方雨最终还是受不住酷刑,晕了过去。

方雨的手指纤细白嫩,经过这拶刑,怕是再也用不了那套精巧的解剖刀了,恐怕连正常的拿筷子都成了困难。

看着晕在地上浑身是血的方雨,卫林心里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真的是她吗?是不是哪里弄错了?为什么她宁愿死都不愿承,她到底在隐瞒什么?

一身白衣的江墨端坐在堂上,从头到尾不发一言,居高临下地看着堂下的人,面无表情,眼中暗潮汹涌。

第二天一早,卫林再次去了柳家,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一定有什么被她遗忘了,雁过留痕,再完美的案件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

柳夫人,你再仔细想想,那天你睡着之前,可有什么奇怪之处?卫林在柳家转了一圈后,敲响了柳夫人的房门。

大人,我听说抓到犯人了,是谁?是谁抓走了我的孩子!再次见到卫林柳夫人十分激动,紧紧抓着卫林的双臂,眼神中带着期盼,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找到了吗?

柳夫人充满希望的眼神让卫林有些不敢看,只得扭头看向了别处,柳夫人,有些事情我们还要再确认一次,你仔细想想,还能想起什么吗?什么都可以。

柳夫人的眼神暗了下来,我已经说过了,当时我正在屋子里睡觉,睡醒孩子就不见了。

卫林点了点头,她能理解柳夫人的心情,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给了希望又要失望,柳夫人,你先休息吧,我再随意看看。

卫林在柳夫人的房门外盯着太阳看了一会,身上顿时觉得暖洋洋的,心情也好了些,柳家是个富裕人家,房子的位子选得很好,坐北朝南,一开门就能看见太阳。

只是今天的太阳在有些刺眼。

卫林顺着刺眼的光线看过去,门外的花圃里一个像镜子的东西正发出夺目的光,走进一看,原来是个胭脂盒。

这个胭脂盒还能别致,盒子的外面还装了一小片镜子,背面还刻着一个小小弥字,倒有些像现代的粉底盒,里面居然还有半盒胭脂。

莫非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弥月坊?卫林用手沾了沾,很香,颜色也好看,像是用名贵香料制成的,柳家也是真有钱,这样名贵的东西都能随便丢。

弥月坊是近来一个月才开起来的胭脂店,一开业就牢牢抓住了京城中所有妇女的心,每日都是人满为患,里面不仅有胭脂水粉,还有很精致好看的衣服首饰,可谓是应有尽有。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弥月坊一天只开上半日。

卫捕头,没想到你也喜欢这种女儿家的东西,还是弥月坊的,他家的胭脂可最是难买呢!丫鬟翠翠经过看见卫林拿着一个脂粉盒又抹又闻忍俊不禁,奴婢还以为只有我们女儿家才爱美呢!

这不是你们夫人的东西?卫林微愣,心里像是有什么就要破土而出,却又一时捉摸不到。

我们夫人自从生了小少爷后就再也没用过脂粉,怕小少爷闻不了。提起小少爷翠翠叹了一口气,像弥月坊这种香气浓的胭脂我们夫人更是不敢碰。

弥月坊···卫林暗暗捉摸,摸着胭脂盒背面的小字出了柳家的院子。

没想到在半路遇上了白衣飘飘的江墨,将胭脂盒重重交到江墨的手里后,卫林难得的勾了勾嘴角,在柳家找到的,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

我刚从方雨家出来,你猜我找到了什么?江墨看着手里的胭脂盒轻笑,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盒子。

卫林诧异,两个盒子竟是一模一样。

只是这样的盒子在弥月坊有成百上千,很难找到是谁买的。虽然找到了凶手遗留下来的东西,但是卫林心里还是高兴不起来,这条线索恐怕查不下去。

江墨不知卫林心中所想,将两个胭脂盒放在卫林手里后,迈步走在了前头,走吧,去弥月坊看看。

卫林点头跟上。

《洗冤录:法医娘子》第7章 弥月坊

卫林和江墨站在弥月坊门前才知道,传言并没有多夸张。

弥月坊是一间普通两层小店,却日日客人爆满,挤都挤不进去,来的还都是达官贵人的家眷,或是富贵人家的丫鬟,有很多人家想在弥月坊买上一盒胭脂都买不上。

卫林紧紧皱着眉头,有些为难,她素来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这类胭脂水粉,如今进得这人挤人的弥月坊。

江墨却像是没看到人一样,迈开长腿只往里走。

让卫林意外的是,挤成一堆快要打起来的姑娘们竟然一看到江墨就自动让出了一条道,还频频投来爱慕的目光,果然长得好,在哪里都有优势。

掌柜的,这是你们家的胭脂吗?卫林将两个胭脂盒放在一个中年掌柜面前,你可还记得有谁买了这种胭脂?

去去去!哪里来的小厮,不要来打搅我做生意,这种胭脂每天卖出去的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谁知道是谁买的!掌柜不耐烦地看了卫林一眼,将两个胭脂往推到一旁,指了指旁边排成长龙的姑娘们,你要是想买胭脂就去那边排队。

卫林黑了脸,一张瓜子小脸冷若冰霜,如果放在以前,随便一把手术刀都能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见状,江墨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子放在掌柜的面前,你们老板在吗,我找下你们老板。

掌柜的拿了银子眉开眼笑,一脸还是你识相的模样,原来是找我们东家啊,早说不就好了。话落,让一名伙计跑上了楼。

不多时,楼上就传来了响声。

掌柜的,可是有人找我。

众人寻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美妙的身影从楼上款款而下,看清女子的面容后,众人惊呼,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句美丽都不足以表达出女子的闭月羞花之容。

没想到弥月坊的老板竟是个如此年轻的美貌女子!

公子,可是你找我?女子莲步走到二人面前,轻启朱唇,一语惊醒众人。

正是,在下找老板询问点事,卫林将胭脂盒给女子看了看,不知老板还记不记得有哪些人买过这种胭脂?

这个?女子拿着胭脂看了一会,绝美的脸上有些歉意,公子的忙我恐怕帮不上,这种盒子的胭脂,我们每天卖出去的实在大多了,上至宫里的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我实在想不出来有谁买过。

果然是这样,卫林暗暗叹了一口气,不免有些失望。

你再仔细想想,最近有没有一个眼角有红痣的女子来买过,大概这么高。卫林伸手在江墨的肩头比了比,打扮很普通,经常穿一身灰白色布衣。

这位小哥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女子还是摇了摇头。

姑娘,你用的是什么香料?一直没有说话的江墨突然问道,很特别,好闻得很。

女子的脸瞬间红了,娇羞地低下了头,我并不爱用香料,可能制作胭脂的时候沾上些香气,公子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些。

江墨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双桃花眼温柔得能漾出水,看着女子手里的白色手帕,姑娘的手帕绣得真精致,不知能否送我?

女子的脸更加红,纤细的手指无措的搅着手帕,搅了一会才突然想起来,将手帕伸到江墨面前,送,送给公子。说完羞涩得别过了头。

如此,多谢姑娘。江墨接过后看了几眼,放进了贴身的衣服里。

感受着两人之间情意绵绵的气氛,卫林有种自己在发光发亮的感觉,瞟几眼江墨,离开了弥月坊。

男人果然没有一个不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