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妻宠上天最新章节-顾九辞霍明澈完本免费阅读

  • 时间:
  • 小说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妻宠上天作者:蛋挞挞
  • 来源:ZW

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妻宠上天最新章节-顾九辞霍明澈完本免费阅读

《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妻宠上天》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妻宠上天》第六章蒋玉堂带来的危机

顾九辞立刻后退了一步,十分嫌弃的避开蒋玉堂的手。

上辈子,她在蒋玉堂的甜言蜜语之下,义无反顾的牵起他的手,以为能跟他相爱到老,结局呢?原来只是一场无尽深渊。

蒋玉堂还以为顾九辞只是害羞,浑不在意的继续挥洒情话。

"阿辞,我带你离开霍"

"不是。"

顾九辞面无表情的打断蒋玉堂的深情款款。

"你说什么?"

蒋玉堂所有虚假的温柔在他的脸上凝固,愣愣的望着顾九辞,他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回答你的问题罢了,我说不是,意思就是我不爱你了。"

顾九辞冷冷启唇。

"阿辞,是不是霍明澈逼你的?还是你在生我的气?今天白天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不好,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快跟我走吧!"

蒋玉堂的脸色浮现几分慌张,他一边心里暗骂顾九辞难搞,一边又再次说起甜言蜜语。

"蒋玉堂,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霍明澈没有逼我,你也不值得我生气,不值得我产生任何情绪。

因为我顾九辞不爱你了!我要跟霍明澈在一起,这次听懂了吗?"

顾九辞刻意拔高了声音,让蒋玉堂听得清楚,也让身后那位大魔王听的清清楚楚。

今天谁也不能破坏她的订婚晚宴,既然蒋玉堂作死的来了,那就正好一刀两断!

"你!竟然想跟霍明澈在一起?"

顾九辞冷眼看着蒋玉堂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气急败坏暴跳如雷。

"阿辞,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霍明澈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你跟他有云泥之别!

他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样的女人?他难道图你成绩差,图你爱打架,图你脾气坏吗?

他只是想玩玩你罢了,只有我才会包容你的所有,是真心实意的爱你啊!"

"包容?爱我?"

顾九辞都听笑了,用各种负面的词语把她贬低一番,然后再抬高自己,一副"全世界只有我要你,没人会要你"的语气,这就是爱吗?

"云泥之别?我是帝京四大家族顾家的千金,我和霍明澈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

你跟我,才是云泥之别吧?"

顾九辞眼睛轻轻上下扫过蒋玉堂,漠然的脸色在蒋玉堂看来就是不屑和鄙夷。

"霍明澈比你有钱,长得比你帅,人还比你优秀,就算是玩玩,我也愿意跟他玩!

为什么要选择你呢?我是图你的二流的家世,图你一事无成,还是图你有狐臭?"

一顿发泄之后,顾九辞心里舒服多了。

而刚刚她四周暴虐黑暗的气息,竟如同被安抚的巨兽一般,突然平静温和了下来。

顾九辞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顾!九!辞!"

蒋玉堂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连名带姓的大喊道。

他有狐臭这件事一直都是难言的隐秘,此刻被顾九辞揭露出来,如同一块丑陋的伤疤,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男人的虚荣心和自尊心被她踩得粉碎,彻底暴露了他的本性。

顾九辞无聊的打了个呵欠,懒得再跟蒋玉堂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言尽于此,从今往后你我一刀两断,下次再敢烦我,我就"

"阿辞!你在干什么!!!"

顾九辞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暴怒的中年男声。

她猛地转过身来,只见门口黑压压站着一群人,有顾清源,还有霍明澈的父母,霍爷爷顾爷爷。

所有人目光复杂的看着她,这气氛就好像是当场捉奸!

顾九辞心头一跳!好你个许韵儿!这是生怕今天搞不死她,手段一个接着一个啊!

"阿辞,今天是你跟澈儿订婚的大喜日子,你怎么能"

苏芙蓉突然故作惊愕的拔高音调,巴不得在场所有人都听见。

她故意带偏风向,果然,一众长辈的脸色全都沉了下来。

"阿辞,趁着所有的长辈都在,我们就坦白了吧!我带你走!"

顾九辞正想着怎么办,蒋玉堂突然大喊着,张开双手朝她扑了过来

竟然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污蔑她!够阴狠!

花园的角落里,许韵儿终于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顾九辞,当着所有人的面,被蒋玉堂抱在怀里,给霍明澈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这一次你在长辈中的印象总该跌落谷底了吧?

从今天开始,你拿什么跟我斗?

她还没有得意够,身边突然刮起一阵极冷的风,转眼间霍明澈就冲到了顾九辞的面前。

"怎么会!"

许韵儿下意识的破口而出,她高高升起的心,重重坠入深渊。

顾九辞找准了角度,正准备不再伪装,痛痛快快的给蒋玉堂一脚!

此时,一只大掌揽住她的腰,强势不容抗拒的力道,将她猛地一带。

她顺着那股力道原地转了半圈,跌入一个冷硬宽阔的怀抱,对上一双深邃的双眸。

霍明澈

此刻所有的人和景物飞速的倒退,背景一片空白,这世界只剩他。

顾九辞心里有千言万语,突然不知该说哪句好,最后她小嘴一扁,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你怎么才来啊~"

大概是她上辈子从来没有这样跟霍明澈这样说话,娇软的声音,委屈的语气,让霍明澈一瞬怔松。

他澄澈的眸子瞬间闪过幽暗莫测的光,忽然拉开顾九辞,抬脚狠狠的揣上蒋玉堂的心口。

蒋玉堂始料未及,像坨垃圾一样,被霍明澈踹到在地上,竟然哇的吐出来一口血!

顾九辞回过神来,盯着地上的蒋玉堂眼神发冷。

很好,我顾九辞有仇必报,你们送我这么大一份礼物,我怎么能不回敬呢!

"玉堂哥哥!你别装了!我已经知道你跟韵儿表姐两情相悦的事情了!

我已经想通了,不会再阻碍你们相爱了!

现在我有澈哥哥了,他会让我幸福的,也祝愿你们两个幸福!"

顾九辞靠在霍明澈的怀里,拼命挤出两滴眼泪来,一副伤心遗憾的表情开口道。

"什么?许韵儿,跟他在一起了?"

二哥顾七珏愣愣的望着地上的蒋玉堂。在场的其他人也跟二哥一样,懵了一瞬。

不过亲耳听到顾九辞表白大魔王,霍明澈父母的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

"不不不!阿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跟蒋玉堂只是普通同学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的!"

躲在暗处的许韵儿终于沉不住气,慌里慌张的冲出来,脸色惨白的澄清。

虽然她好像是再跟顾九辞解释,眼睛却一直看着霍明澈,生怕霍明澈相信一样。

《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妻宠上天》第七章心跳那么快

许韵儿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落,那张楚楚可怜的脸,无论说什么,男人都可以轻易的原谅。

要不是知道许韵儿的为人,顾九辞恐怕都要为她心软了。

就是因为这张看似无害的脸,上辈子她才被害的那么惨!

不就是装无辜么?她才是真正的无辜好吧!

"表姐,以前都是我太任性了,你为了哄我开心,把玉堂哥哥让给我该多心痛啊!

不过现在好了,我是真的不喜欢他了,你也不必为了我委屈下去了。

其实你跟玉堂哥不,跟蒋玉堂还挺般配的!"

我祝你们两个渣男配贱女,biao子配狗,天长地久!

顾九辞话说到一半,觉得玉堂哥哥四个字太恶心了,立刻改了口。

此时,她无意识的靠在霍明澈的怀里,错过了男人眼中一瞬的微讶。

"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啊!阿辞,你听我跟你解释"

许韵儿吓得脸都失去了血色,明明是精心给顾九辞设计的圈套,怎么火却烧到了她的身上?!

不过这种慌乱只维持了一秒,许韵儿又开始装无辜可怜。

"阿嚏!"

顾九辞故意打了个喷嚏,打断许韵儿的话,她仰头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望着霍明澈道。

"我好像感冒了~"

霍明澈幽深的双眸微微眯起,下一秒,顾九辞整个人被他打横抱了起来,朝着厅内走去。

整个过程当中,许韵儿完全被当做空气一样的,彻底无视了。

"既然没事了,咱们也赶紧进去吧,否则屋里的宾客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霍老爷子淡淡的发话,长辈们也跟着转身,根本不理会哭的梨花带雨的许韵儿。

苏芙蓉担忧的看了眼女儿,很快转身跟上了顾清源的脚步离开了。

许韵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像这样被彻底的无视!

她愤恨的盯着霍明澈抱着顾九辞的背影,捏紧了拳头,长长的指甲陷入掌心,掐出血来都浑然不觉。

顾九辞,我今天的耻辱,全都是你造成的,来日我一定加倍奉还!

"韵儿!你刚才为什么那么着急的在顾九辞面前否认我们的关系?!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

蒋玉堂站在许韵儿的身后,满脸怒容的质问道。

被顾九辞这个不喜欢的人否定也就罢了,而许韵儿这么说,他就彻底受不了了。

"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许韵儿转身,满脸眼泪,楚楚可怜的望着蒋玉堂。

"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刚才那样的情况,我要是不撇清关系,顾九辞会怎么想?

你家的生意又该怎么办?我们的计划又该怎么办?"

她这一哭,蒋玉堂的心都化了,立刻心疼的把她搂在怀里,软声哄着。

"宝贝儿,都怪我,我被气糊涂了!今后我都听你的!你别哭了。"

在蒋玉堂看不到的地方,许韵儿脸色一片阴沉,而眼泪也早就没有了。

她嫌弃的扫了眼蒋玉堂,这个蠢货,连霍明澈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最开始许韵儿看上了蒋玉堂的家世,所以一边利用蒋玉堂把顾九辞捧杀,一边和蒋玉堂暗通款曲。

可当霍明澈出现的时候,许韵儿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豪门,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她一心想要嫁入霍家,蒋玉堂已经沦为了她手里的一颗棋子。

为了搞垮顾九辞,她还得忍着恶心,虚情假意的哄着这个傻瓜,

凭什么!顾九辞那个蠢货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霍明澈,她哪点比得上自己?!

"阿嚏!"

顾九辞被霍明澈抱回客房休息,他把她放下之后,顾九辞立刻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难道她真的感冒了?还是许韵儿在偷偷诅咒她?

这时,一件西装外套落在她的身上,还残留着男人身上的温度。

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冷,男人却早就关注到了她这么细微的变化。

"谢啊!"

顾九辞刚要道谢,下一秒,她连人带衣服被男人的大掌禁锢在怀中,吓得她轻声惊呼出来。

"小九儿,着凉了?"

霍明澈的声音低沉磁性,犹如大提琴的低音,带着幽深的蛊惑,他叫她小九儿,跟所有人的称呼都不同,总缱绻着深深的眷恋。

顾九辞不受控制的抬眸,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精致的五官,还有微抿的薄唇

扑通扑通!

一瞬间心如擂鼓的心跳,震得顾九辞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顾九辞微微皱眉,这陌生又奇妙的感觉,让她很不适应,这感觉难道是

两个人靠的很近,尤其是她恰好抬头,霍明澈正好俯身,毫厘之间,呼吸交缠,暧昧的气氛一点一点的蔓延

顾九辞眯着眼睛,愣愣的盯着霍明澈,有些微醺。

"阿辞!我们走吧哎呦卧槽!霍明澈!你对我妹妹做什么!"

顾七珏刚探个头伸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气的暴跳如雷冲了过来,顾九辞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二哥给拉开了。

不,还没有完全拉开,她另外一只手被霍明澈紧紧的握住。

男人冷厉的眼神如刀锋般落在顾七珏的脸上,杀意如有实质。

"放开。"

一瞬间,顾九辞清晰地感觉到整个房间的温度骤降了几十度,她的鸡皮疙瘩秒竖了起来。

顾七珏也后悔了,刚才他看到自己家白菜被猪拱了,一时没忍住就冲动了,现在完了他是不是要死了?

"阿辞,晚宴结束了,我们该回去了"

正当顾九辞以为自己跟二哥要完了的时候,玄关一响,一个身形修长,外貌俊逸,气质温润的男人迈步进来。这是顾九辞的大哥,顾谦。

名字取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人如其名。

"大哥!"

顾九辞这两个字喊出了求救的味道,看到大哥她立刻心安了不少。

"你们在干什么?"

"没没没干什么"

趁着大魔王和二哥同时愣神,顾九辞立刻撒开两人的手。

那一瞬间,屋内的温度再度骤降

顾九辞额头一滴冷汗,硬着头皮冲着大魔王软声道。

"澈哥哥,没什么事那我先回家啦。"

澈哥哥这个称呼似乎有某种特别的魔力,男人冷硬的眼尾渐渐柔和,屋内的气氛也不再像刚才那般逼仄。

"明澈,那我带阿辞回去了。"

顾谦淡淡的开口,霍明澈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

走出客房,顾九辞重重的松了口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狂跳的心。

刚刚对着霍明澈的时候,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