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澈谁云补》大结局免费阅读 《河澈谁云补》最新目录

  • 时间:
  • 小说河澈谁云补作者:即卓
  • 来源:ZW

《河澈谁云补》大结局免费阅读 《河澈谁云补》最新目录

《河澈谁云补》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河澈谁云补》讲述了何宛慈里澈之间的故事,河澈谁云补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

第四章何父归来

小桐昨日告诉她,婚期定在下月初八,也就是还有十七天的时间。大夫人也来找过她几次,跟她说了许多三从四德的道理,说去了不要太想念娘家,说可以经常回来看看的,说受了什么委屈自有娘家替她撑腰还带来了许多针线活,让她绣一幅画什么鸳鸯戏水图,说她从小精通针线,一定可以在出嫁之前绣出来。何宛慈不好发作,面上欣然应下,大夫人才离开。

天气日渐炎热,何宛慈午间带着小桐去后园里散步。

天空一碧如洗,阳光在嫩绿的枝头里跳动,又在清澈的湖水中闪耀。近日湖边海棠盛开,在这百花齐放的季节,却能以它特有的娇艳美丽博得人们的怜爱,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池上海棠梨,雨晴红满枝描述的,大概就是眼前这般景致了。

在海棠下的石凳上坐下后,何宛慈心血来潮,又让小桐讲了许多之前发生的事情。何宛慈听得仔细,随着小桐的讲述时悲时喜。有时候她会想,究竟是现代的那段过往属于她,还是母亲和小桐口中的这段过往属于她。

临近黄昏,两人才起身回去。府中白日里上上下下为婚事忙碌,又有不少亲朋好友上门拜访,这后院,是难得的一片乐土。

还没进屋,就看到了前来找她的大夫人。何宛慈一直都知道,躲她是躲不过的,深呼一口气之后,便大大方方地上前去行礼,请她到屋里坐。大夫人笑着应下,进屋发现桌上没有绣图,便问:宛慈啊,那绣图也给你有些日子了,算时间你应该都完成大半了吧?

何宛慈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那东西,被小桐放什么地方她都不知道,哪来的完成大半?但还是摆出一副刚想起什么的样子,抱歉地对大夫人说:近日天气炎热,我早些时候带小桐去后园纳凉,还把它带去了呢,想着休息的时候也绣上几针,也好早些完成。可怎么就放在后院忘带了呢?您瞧我这记性,小桐也真是,一贪玩儿也一并忘了。我这就叫小桐去拿回来。于是吩咐小桐去了。

小桐也知道小姐的心思,于是赶紧低头跑开了,一副生怕被二人责罚的样子。出门后却一路上转转悠悠,估摸着大夫人回房了,直接回去就行。而且小姐也没说取回去了要给大夫人看。

慢些也没事的,别累坏了身体。大夫人最近都在忙婚事的相关事宜,没有派人时刻盯着何宛慈。她觉得,只要房前屋后派人看着出口,她不逃跑就不会有问题了。

谢谢夫人关心,我会注意的。何宛慈道。

京都那边,二夫人在任家找到了丈夫,她将女儿的事情告诉了何隐。此时的何隐已经将京都问题解决,决定赶回去处理女儿婚事。

六日后,抵达何府。

此时大夫人在带何宛慈看嫁衣,询问她有那些细节安排上不满意,趁现在还有时间改。何宛慈很想说她对这嫁衣穿在自己身上嫁给一个不认识且品行不正的老头这种细节不满意,可不可以改?但还是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胳膊,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默念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母亲很快就回来、都会好的这样的话,笑着回答说嫁衣很美,但要是在领口和袖口再绣一些花纹的话就更好了。

大夫人忙让绣娘领走嫁衣去改。大夫人,老爷回来了。侍女在屋外说道。这一听,两人都很惊讶。

大夫人起身去接见老爷,何宛慈也跟了过去。

第五章父亲发怒

老爷,您终于回来了。京都这一行可还顺利?您舟车劳顿肯定累了,要不我先扶您回房休息?大夫人殷勤道,她知道二夫人去京都找老爷的事情,但她相信不会改变什么的,也就没多管。

父亲一路辛苦了。何宛慈微微欠身行礼,简单地说。在这里没有看到母亲的踪迹,她猜想母亲肯定去找自己了,想着先看看父亲怎样处理这桩婚事,再去找母亲也不晚。

何隐对她微微点头,转头对大夫人说,府里布置得倒是不错,婚事事宜也差不多完成了,看来夫人近段时间为了宛慈的婚事挺辛苦的啊。何隐没有好脸色,但嘴上没发作。

老爷说的什么话,宛慈也是我的女儿,女儿出嫁上些心不是应该的嘛。大夫人笑着回答。

何宛慈只是在旁看着他们,什么也没说。

夫人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何隐将手边的茶抿了一口,问。

老爷怎么这样说?您进京都这段时间,我用心操持家务,为宛慈的婚事忙前忙后。有什么事会是您不知道的?大夫人虽然猜到老爷已经知道了何宛慈要嫁张城的事,但她怎么可能蠢到承认是自己安排的呢?

你还有脸说宛慈是你女儿?有把女儿送到张城那种畜生身边的母亲吗?何隐本以为大夫人会解释一下为什么在去京都之前,她说宛慈要嫁张晋,自己这才答应下来。怎么自己一走,府里就开始准备宛慈和张晋他爹的婚事了?没想到大夫人到现在还不准备承认,忍不住咆哮道。

老爷您多虑了,张晋既然把宛慈娶进家门,自会护她周全,怎么会让自己的爹欺负她呢?大夫人继续假装自己不知情。

何宛慈很惊讶,心想面前的这个大夫人和当初当着自己和母亲的面承认要把自己嫁给张城的是同一个人吗?但是她没有直接拆穿大夫人,想着除了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这样的形容之外,还有什么更恰当的词来描述她对大夫人的赞叹之情。

何隐厉声骂到:还不准备承认是吧?我在来的路上就与张城联系过了,娶宛慈的是他,你还好意思用他儿子张晋来骗我?

大夫人赶紧跪下,老爷冤枉啊,张城那天来提亲的时候说的就是张晋娶亲,而且您去京都之前我也向您禀告过的。如果是张城,我怎么可能答应啊,老爷,您不能因为张城的几句话就冤枉我啊!边说边掉眼泪。

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样子,你以为这些年你对她们母女做的小动作我一概不知吗?楚氏性情温顺,只想女儿嫁个良人,你居然答应这样的亲事。我告诉你,宛慈是不可能会嫁过去的。这事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想出办法彻底解决,要不然我拿你是问!说后摔门而出。

大夫人由侍女扶着从地上站起身来,冷冷地瞪了何宛慈一眼,也离开了。

何宛慈站在那里一脸无辜:两口子吵架瞪我干嘛?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好不好。叹了口气,便去母亲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