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澈谁云补最新章节-何宛慈里澈完本免费阅读

  • 时间:
  • 小说河澈谁云补作者:即卓
  • 来源:ZW

河澈谁云补最新章节-何宛慈里澈完本免费阅读

《河澈谁云补》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河澈谁云补》第六章彻底放心

何宛慈一进门,二夫人就上前拉她坐下。"宛慈,我刚去找你,你没在房里现在都好了,不用担心了,你爹一定会给你退了这门亲事的。你不用嫁了啊,不用担心了。"看着女儿,有些激动,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好在一路上日夜兼程,才在婚期之前回来了。

何宛慈很感动,跟她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何宛慈发现母亲面容憔悴,知道一定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操心的,愧疚地说:"母亲辛苦了。您不必太过担心的,事情到后面都是有解决办法的。您看您,都瘦了不少,我还在家没心没肺地等您。"

"傻孩子,母亲如果不能保护好你的话,怎么会好过呢?"勉强笑笑,"现在都好了,不用嫁了。"

"嗯,母亲真厉害。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父亲解决吧,您只管好好休息就是。"何宛慈劝母亲先上床休息,晚些再过来看她,又吩咐瑟瑟,准备点心,母亲醒了之后吃。之后便回房了,她知道,解决这样的事情至少也要一两天。

小桐从屋外跑了进来,何宛慈已经习惯了小桐这毛毛躁躁的性格,也似乎进她的房门,从来不会敲门。"小姐小姐,老爷和二夫人回来了,你不用嫁给那死老头了。"高兴得手舞足蹈,激动地摇着何宛慈的手。

"我不是小姐,一个吃饭喝水都要自己想办法解决的人,怎么可能是小姐?像你这样无拘无束、想去哪儿疯就去哪儿疯的人才是小姐。"何宛慈可清楚地记得早些时候自己去厨房拿冰块、自己去大夫人那里看嫁衣的时候都找不到小桐身影的事情,现在婚事都解决了,才有心情挖苦小桐几句。

小桐确实是出去玩了,但是也没忘记找人打听小姐的事情啊,可话说回来,让小姐自己解决吃喝,自然过意不去,尴尬地笑笑,说:"小姐是饿了还是渴了?我这就去给你准备。"

"桐小姐都回来了,我自然是不敢饿也不敢渴了。"何宛慈将小桐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拿开,继续为难她。

"小姐,重点是你不用嫁给张老头了,是不是很高兴啊?"小桐赶紧转移话题,小姐失忆后性情变了不少,之前出去玩稍稍误了点事,她都不会在意,现在她也保不准小姐是不是真生气了。

"重点是我已经在桐小姐出去野的时候就去见了父亲和母亲,也在桐小姐之前知道此事了。"何宛慈一脸不屑地说。

小桐自认为自己消息灵通,没想到小姐居然先在自己之前就知道了。不过结果最重要,围着小姐又蹦又跳,将何宛慈的挖苦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何宛慈其实挺喜欢小桐的,聪明善良又嫉恶如仇,事事为她操心,虽说贪玩了一点,但从未耽误正事。何宛慈听小桐说,她们同岁,在六岁那年,陪母亲去寺庙上香,路上遇到的她,家人都被山匪杀死了,她一个人蹲在路上哭。何宛慈看她可怜,说服母亲收留她,以后也好有个玩伴。何宛慈上前拉她,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只是哭,说不出话来。那天寒风刺骨,树叶飘零,唯有路边的梧桐坚强地在风里起舞。何宛慈便给她取名"小桐"。两人一起长大,对她们二人的教导全是二夫人一人完成的。十岁那年,小桐决心练武,以后好保护小姐。

小桐还是很激动,说:"大夫人太坏了,居然给你安排这样的亲事。哼,老爷一定会惩罚她的。"

其实惩罚与否何宛慈并不在意,只是不想嫁过去。

《河澈谁云补》第七章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小桐,父亲都回来了,大夫人安排的人应该不敢拦我们了吧。咋们出去走走,去看看外面有什么好吃的,去买点给母亲,她看着瘦了不少。"何宛慈建议。

其实小桐一点都不希望小姐出门,因为被退婚之后到处都对小姐议论纷纷,现在又被安排与张城的婚事,那流言真的可以淹死人。何宛慈看出了她犹豫的原因,说:"我们出去是买吃的给母亲,用不了多久就回来,其它的不要管。"说完拉着小桐出门了。

街上依旧热闹非凡,每个人都在各自忙碌着。何宛慈真切地感受到:世间不管谁有怎样的悲欢,其他人都还是按照自己该有的节奏,继续生活着。

看到转角处有一个布庄,门口挂着的一匹浅紫色布料,很漂亮,她进去谈好价钱,量好尺寸,约定三日之后来取。

"小姐,你以前喜欢的是白色啊。每次裁衣都是白色的,哦,还有几套粉色和绿色的,不过那是二夫人找人做的。"小桐一脸疑惑,她不知道,小姐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紫色的。

"你家小姐失忆了,品味变差了,高雅的白色忽然就欣赏不来了。这样的解释您可还满意?"何宛慈打趣道。以前她挺喜欢紫色的,许多东西都是这个颜色,到这里反而不执着这种颜色了,只是看见那一块布料,觉得做成衣服挺合适的。

何宛慈问小桐母亲喜欢吃什么,小桐想都没想便说"桂花羹",领着小姐走了一段路,买了之后死活拉着小姐回府了,一刻都不想在街上多呆,因为这一路上,人们看她们的眼神都很奇怪,指指点点的,还是眼不见为静的好。

何宛慈其实一点都不害怕那些路人的指点,人生本身就有许多无奈,如果还要按照别人认为对的路线生活的话,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所以对于那些流言,她一直都当做不存在一般。其实很多时候她自己也很好奇,在外人看来无比相爱、注定厮守终生的两个人,为什么说退婚就退婚了呢?不过她也明白,这种问题自己想破脑袋也不可能会知道的。安慰自己说,缘分到了,一切都会揭晓的,对,这个时候就交给佛祖吧。

大夫人那边,她没想到老爷会这么生气,还要她一天之内解决此事,也倒不是什么难事,但她不甘心,马上要成功,怎么可以轻易放弃。她忽然想到,可以让芷凝去劝一下老爷。于是派人去叫来了芷凝。

将侍从都叫走之后,大夫人语重心长地对何芷凝说:"女儿呀,娘知道你与姐姐从小感情深厚,但是你要相信娘,娘都是为了你姐姐,你姐姐宛慈必须要嫁呀,如何不嫁的话,她这一辈子都完了。"

何芷凝虽然平时心眼较小,但是也知道不该让姐姐嫁给张城,那个人,要说是衡州第二无赖,就没有人敢说第一,她也劝过母亲几次让母亲放弃,但母亲都说自己没有办法。"娘,怎么怎样说?"她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