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尽余生爱你》沈凉川乔暮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小说用尽余生爱你作者:八匹锦缎
  • 来源:WXB

《用尽余生爱你》沈凉川乔暮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用尽余生爱你》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主角叫沈凉川乔暮晚的小说叫《用尽余生爱你》,是作者八匹锦缎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非常具有可读性。

《用尽余生爱你》第6章 你可以滚出去

看着对方无情无义的样子,乔暮晚突然就笑了,她忽略掉胸口的疼痛,睁开眼睛,很认真地端详着眼前的男人,这是她的丈夫,她这辈子应该最亲密的人,可他竟然毫不犹豫地拿掉了她的孩子,还有她的心脏。

他现在却开口问她,她想怎么样?

她想乔浅去死,他会同意吗?

你,你果然没睡着,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乔暮晚,你个样子会让我更加讨厌你。

沈凉川觉得自己被乔暮晚耍了,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刚好,我也不想看到你。

乔暮晚扯动苍白的唇瓣,声音嘶哑的厉害。

沈凉川噎了一下,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乔暮晚之口。

乔暮晚有多爱他,他比谁都清楚,这五年婚姻她对他几乎言听计从,从来不会惹他不高兴,甚至会给他制造惊喜。

只是,他不喜欢。

每次他流露出不喜欢的情绪,她都会跟他道歉,然后又变着花样讨他欢心,他们结婚这么久,他好像从没见过她不开心的样子,每次见到他,她都是一脸欢喜的笑意。

想到这里,沈凉川的心里越发烦躁,情绪也有些失去控制,乔暮晚,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

我说,我刚好也不想见到你。

乔暮晚咬牙切齿,眼睛里布满了错综复杂的血丝,死死地盯着杀死她孩子的罪魁祸首,结婚三年多,她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可他说他不想这么早要孩子。

她那么爱他,只要是他说的话,她都会听,既然他不想要孩子,那她就采取避孕措施。

可,当她肚子里真的有一个小东西在萌芽的时候,没人知道她当时的心情,她开心得快要疯掉了,这是她一直期盼的。

偏偏为了那个女人他不惜拿掉了她的孩子,还有她的心脏。

乔暮晚!

沈凉川脸色瞬间冷下来。

乔暮晚闭上眼睛,不想再多看他一眼,她浑身酸痛得厉害,尤其是心脏,就像是破了一个洞,一直在漏风。

她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死掉。

乔暮晚低眉敛首的样子,让沈凉川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乔浅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她才迈开脚步走进去,妆容精致的小脸白了白,小心翼翼地问道:凉川,暮晚还在生我的气吗?

沈凉川脸色微变,连忙走到乔浅身边,语气明显缓和了很多,我不是让你在车里等我吗?怎么又进来了?

乔浅低着头,轻咬着唇角,似是很委屈的模样,我担心暮晚会迁怒你。

躺在病床上的乔暮晚蓦然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戏精般的乔浅,竭嘶底里般地大声呵斥道:滚出去!乔浅,你给我滚出去。

乔暮晚,你疯了吗?

沈凉川皱起眉,冷声质问。

乔浅连忙拦住他,自嘲地笑了笑,苍白虚弱的小脸满是歉意,暮晚,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你了,我,我现在就让陆医生把心脏还给你,只要你不生我的气。

浅浅,你怎么能说这样的傻话!你要是把心脏还给她,你会死的。

就算是死,我也不想让暮晚恨我,凉川,那就答应我好不好?让我把心脏还给暮晚,只有这样我才会安心。

不行!

沈凉川毫不犹豫地拒绝,陆衍说过,不管是乔浅还是乔暮晚,以她们现在的状况,都承受不起第二次心脏移植手术。

乔暮晚抿着唇,伸手握住沈凉川的手,柔声说道:凉川,我不怕死,我真的不怕死,我只是害怕再也见不得你。

沈凉川心中一痛,伸手将她锁进自己怀里,眸色坚定,浅浅,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让你好好地活下去。

乔浅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属于她的东西,她会全部拿回来,包括这个男人。

《用尽余生爱你》第7章 变成了没有生命的木头

如果不是乔暮晚给沈凉川下药,她又怎么可能顺利嫁给他?他爱的人明明是她,可是,这些年她却一直都是见不得光的小三,甚至因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她连跟他同房都做不到。

凉川,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暮晚她终究是是我妹妹。

乔浅忽然哽咽出声。

乔暮晚只觉得心中怒火翻滚,更是目龇欲裂,她已经拿走了她的心脏,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浅浅,我知道你很善良,放心吧!我不会让乔暮晚有事的。

沈凉川将乔暮晚跟乔浅对比了一下,越发觉得乔暮晚无理取闹,乔浅是她的亲姐姐,她竟然可以忍心看她去死。

凉川,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乔浅越发得意,很快,沈太太的位子就是她的了。

乔暮晚恨得直咬牙,纤细的手指用力地握成拳头,沈凉川,你会遭报应的!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突然,她觉得胸口一阵翻滚,噗地一声,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出去,浓郁的血腥味儿顿时弥漫着病房里。

许江,你先送浅浅小姐回去。

沈凉川连忙吩咐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他心里总会不安,尤其是看到乔暮晚的时候,他总是在想,他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沈凉川又连忙把陆衍找了来,急切地说道:暮晚吐血了。

陆衍不由得皱眉,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冷冷地说道:是被你跟乔浅气得吧!刚才他过来的时候,在路上碰上乔浅了。

沈凉川莫名有些心虚,却还是梗着脖子回道:你别胡说!

我胡说?沈凉川,乔暮晚有今天不就是拜你和乔浅所赐吗?你拿走了她的孩子和心脏还不够,还非要在她面前秀恩爱吗?

陆衍已经很看不惯自己好友的行为。

沈凉川脸色微变,冷声辩解道:我跟浅浅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是她以前身体不好,等她恢复了之后,你还敢拍着胸脯说这样的话吗?沈凉川,亏我这么多年把你当好友。

陆衍气愤地说道,心里越发替乔暮晚不值,这么好的女孩竟然被他给祸害了。

沈凉川皱起眉,脸色略有些难看,却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我说过,我不会跟乔暮晚离婚,等浅浅恢复之后,我会送她走。

陆衍冷哼一声,没在再继续这个话题,你先出去,我给她做检查。

我守着她。

沈凉川不愿意走开,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很害怕乔暮晚就此离开他。

我估计一会儿她醒过来不愿意见到你,而且你应该也清楚,她现在受不得一丁点刺激,就跟当初的乔浅一样,你要是不想她继续活下去,那就尽管留下来好了。

陆衍冷笑一声,说话的语气毫不掩饰的嘲讽,既然舍不得,当初又何必对她那么残忍。

沈凉川用力地握着拳头,最后又缓缓摊开,冷着脸说道:好,我走。

病房里总算是安静下来。

看着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的女人,陆衍突然有些自责,如果当初他能再阻止一下,说不定凉川就会改变主意。

他只是没想到乔暮晚会在这档口查出怀孕,而且沈凉川竟然不顾一切拿掉了她的孩子。

这一个多月里,他没事的时候就会来陪她,可她从来都不说话,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没有生命的木头,总是呆呆地坐在轮椅里看着窗外。

一直到晚上,乔暮晚才醒过来,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坐在病床边上的陆衍。

对于眼前这一幕,她早已经习惯了。

你醒了?需要喝水吗?

陆衍连忙开口问道。

乔暮晚没有吱声,只是安静地注视着他,她知道是他拿手术刀划开了她的胸口,取走她的心脏,然后又将捐献者的心脏放入她身体里。

至于她的那一颗心脏,被他放进了乔浅的胸腔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