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默笙莫以谦)小说完本免费-《愿你从未负我心》精彩阅读

  • 时间:
  • 小说愿你从未负我心作者:苏默笙
  • 来源:qm

(苏默笙莫以谦)小说完本免费-《愿你从未负我心》精彩阅读

《愿你从未负我心》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苏默笙莫以谦《愿你从未负我心》完本在线精彩阅读,主人公叫苏默笙莫以谦的书名叫《愿你从未负我心》,是作者苏默笙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

《愿你从未负我心》第11章 我不会放你出去的

  从那以后,苏默笙每天能听到莫以谦早出晚归的脚步声,哪怕很多次经过她的房门,却再也没推门进来看她一眼。

  她在莫家,除了送饭的刘妈进来偶尔奚落她几句,其余时间几乎是个透明人。

  没人关心她怎么样,也不在意她好不好。

  刚开始苏默笙还因为莫以谦的威胁,神经兮兮了好久,每天打开新闻看看有没有苏家的消息。

  好在一切都平安无事。

  但没放心多久,她又开始焦灼起来,莫以谦真的会放过苏家吗?

  就在她忐忑难安时,一则商业巨贾掷亿元改造别墅,只为博佳人一笑的新闻打破了这份平静。

  新闻照片中,在一栋别墅前,孟可欣窝在莫以谦怀里笑得一脸甜蜜。

  当看清那栋别墅的样子后,苏默笙瞳孔猛然一缩,手中的碗砸在了地板上。

  那栋别墅是爷爷给她的成年礼物,当初她出嫁时,这栋别墅就当做陪嫁随给了莫家,不想现在却被莫以谦改造得面目全非,送给了孟可欣!

  这个男人究竟有多恨她,才会把她在乎的所有东西全部毁掉!

  心,密密麻麻地疼着。

  这时电视机上画面一转,却开始播另一则新闻,本市商业界的元老级人物,苏氏集团的创始人苏老爷子,于今日上午病危,此时正在仁海医院急救室

  苏默笙轰地一声,大脑一片空白。

  爷爷病危了?

  不,不会的,这是假新闻,肯定是假的!

  她开始下意识去找手机,突然想起来手机在医院给摔坏了,便赶紧从床头柜的抽屉中拿出备用手机。

  刚开机就接连收到很多信息,大部分是孟可欣故意发来的亲密照。但她此时却顾不上这些,正准备给家里打去,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她手滑接了起来。

  刚一接通,电话那端传来孟可欣幸灾乐祸的笑声,苏默笙,有看到你爷爷病危的新闻吗?

  孟可欣,是你对不对?苏默笙顿觉不妙,大声质问道。

  这可不怪我,我只不过是把你流产加上永远生不了孩子的消息透露给了苏家,哪知道苏老爷子一听,当场气得晕了过去。怪只怪他老人家身体不好,这点惊吓都承受不住!

  孟可欣的阴阳怪气,让她几欲崩溃,怒吼道,孟可欣,我要杀了你!

  苏默笙,你还要杀谁?

  她话刚落音,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她回头看去,只见莫以谦满脸怒气站在门口。

  莫以谦步步紧逼,质问道,苏默笙,你是不是恨不得我身边所有人都去死?

  面对莫以谦一连串的质问,苏默笙不知道该怎样回应,而孟可欣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挂断了电话。

  以谦,这些都是误会!苏默笙泪流满面,拉过他的衣角,卑微乞求道,爷爷病危,我必须要去医院一趟。

  苏默笙很怕莫以谦拒绝自己,爷爷已经八十七岁了,近来身体一直不太好,如今被孟可欣这一气,不知道还能不能挺过去。

  爷爷将她自小拉扯长大,是整个苏家最疼她的,如果这次赶不回去,万一

  她不敢想什么万一,只能求莫以谦。没有莫以谦点头,她连这间门都走不出去。

  苏默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爷爷都是借口吧?我只要一放你出去,你肯定马上就去找宋子言。不知廉耻的贱人,给我好好呆着!别说你爷爷要死了,就算苏家都死了,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的!

  莫以谦冷笑一声,将她的手打开,头也不回地出了这间房。

  她的心,犹如满地的瓷盘,碎得四分五裂。

  知道莫以谦不爱自己,却没想到他这么绝情,连见爷爷最后一面的请求都不答应她!

  苏默笙双眼蓦地变得通红,像头愤怒的狮子,不顾一切地朝门口冲去!

《愿你从未负我心》第12章 这一次我把这条命偿给你

  还没冲出门口,苏默笙被两名保镖毫不留情地丢进房间,门嘭地一声被大力关上,由外彻底锁死了。

  苏默笙不住地拍打着门,怒吼,莫以谦,你会遭报应的!你和孟可欣统统都要下地狱!

  听到她的话后,门外的莫以谦冷声吩咐,她不想吃饭以后就不用送了,只要人还活着,就别给我打电话!

  苏默笙跌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莫以谦的话让她的心,覆上一层冰霜,冻得有些生疼。

  之后几天,她开始整宿整宿睡不着觉,莫名其妙地发火,莫名其妙地烦躁。

  她开始喜欢摔东西,摔过之后就开始痛哭。半夜起来摸着肚子自言自语,泪流满面。

  刘妈觉得她真的疯了,都不敢进房间打扫,想到莫以谦的吩咐,索性就随她去了。

  苏默笙好不容易能睡着了,却总是做噩梦。

  梦到一个小女孩,哭啼啼地叫她妈妈,质问她为什么不要自己。苏默笙想去抱抱她,却怎么也靠近不了,急得痛哭不已。

  每次从噩梦中醒来,后背冷汗涔涔,心脏仿佛被撕裂一般,疼得窒息。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这段自己满心欢喜选择的婚姻,就像一张浓密的大网将她罩住,挣不开,也逃不掉。

  今天晴空万里,被封死的窗户缝隙间,挤进丝丝阳光,她怔怔的看着地板上前些天自己打碎的碗碟,饭菜已经开始发臭,她却丝毫不在意。

  耳边突然响起莫以谦的声音。

  杀人犯,不配做我莫以谦孩子的母亲。

  你果然是个蛇蝎恶毒的女人!

  别说你爷爷要死了,就算苏家都死了,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的!

  这些声音不断回响着,苏默笙将头拼命地甩了甩,眼前却浮现出孟可欣的嘴脸。

  苏默笙,被最心爱的男人拿掉你们的孩子,感觉怎么样?

  我说,当年那场火其实是我放的。

  莫太太这个位置,迟早我会夺回来的!

  画面一转,却看到梦中的小女孩站在眼前,哭喊着,妈妈,我好冷,好疼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苏默笙抱着头,开始痛苦大叫起来,却怎样也不能从这些画面中挣脱出来。

  她猛然起身,扑向满地的碎瓷片,抓起一枚朝自己手腕重重地割下去。

  鲜红的血瞬间淌满了地板,脑中那些嘈杂的声音渐渐抽离,逐渐消失不见。

  忽然眼前浮现自己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莫以谦却一脸狠绝的模样。

  今天她死在这里就算了,要是命大没死,就得继续为她做过的事情赎罪!

  这句话,像是一块烙印,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痛入骨髓。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开始哭,像个疯子一样。看着手腕不断流出的鲜血,每流出一点,心里对莫以谦的爱就少一分。

  如果全部的血都流干了,她对莫以谦的爱就会消失吧。

  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她摸过手机开始给莫以谦打电话。

  她要告诉他,就算她出不了这个门,也能解脱。

  她要告诉他,真正的杀人凶手是孟可欣,信不信由他!

  她也要告诉他,莫以谦,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可莫以谦的手机一直响着没人接听,最后直接关机了。

  苏默笙再次疯狂地大笑起来。

  都要死了,她还在期待些什么呢?

  笑着笑着,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哭得那么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她这一生短短二十几年,却几乎用来爱一个叫莫以谦的男人了。

  她本以为嫁给他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却让自己落得这副下场。

  莫以谦,这一次我把这条命偿给你,如果有来世,希望再也不要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