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儿慕倾羽)小说完本免费-《盛世农家女医》精彩阅读

  • 时间:
  • 小说盛世农家女医作者:吃颗糖
  • 来源:qm

(苏小儿慕倾羽)小说完本免费-《盛世农家女医》精彩阅读

《盛世农家女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苏小儿慕倾羽《盛世农家女医》完本在线精彩阅读,主人公叫苏小儿慕倾羽的书名叫《盛世农家女医》,是作者吃颗糖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

《盛世农家女医》第十一章 第一次远行

  多半是苏小儿那不善且饱含警惕的目光叫年轻人意识到了什么,他立即抖了抖袍子从腰封里抽出一个玉牌扬了扬,你别怕,我是奉命前来,姑娘可否容许我进屋说个明白?

  叶氏在那一声提醒后,就十分有眼色的离开了,苏小儿接下来估摸着要谈事,识相的都改避一避。

  此时四周的人都走光了,仅剩他们二人而已。

  这人的衣着与其他人大不相同,玄色长袍在风中飘然欲仙。

  纵使五官平平,却耐不住白净,一看就不同于平常,但他身上穿着的衣料也确实很薄,在这村子的夜晚自然就冷了。

  然而苏小儿却拒绝了,不行!你是奉谁的命?

  年轻男子忙道:我叫柳澄,是因为二叔因为柳县令的命令特意来寻你!

  你如何证明?

  这这下柳澄哑然了,他出来的太匆忙,连盖章的公文帖子都没带,本以为找个村姑没什么难事,万万没想到这个村姑这么难搞!

  眼见苏小儿的眼神一变再变,已经愈来愈不善,柳澄一咬牙,连忙道:本县近来风寒四起,患病的百姓久治不愈,且咳嗽甚至呕血,县令恐此乃瘟疫,哀愁日久,前些日子听闻有人喝了姑娘的花茶奇迹痊愈,这才前来寻找姑娘求获一臂之力!

  原来是这件事!苏小儿此时信了大半,前些日子摆茶摊的时候,她已经看见多例这样的例子,而且往往还伴随着咳嗽,明显是通过呼吸道传染的流行性感冒,在这样医疗水平低下的时代,被误会成瘟疫是很正常的。

  想了想,苏小儿道: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们进去再说吧。

  柳澄大喜,忙不迭点头,跟着苏小儿的步子走进了屋内。

  里屋还是亮堂的,苏小儿又去看了一眼,发现傻相公已经睡着了,便熄了油灯,给他盖上薄被子。

  这床被褥的质量并不算好,但比起大部分种地的农人已是不错,有些家境更差的,大冬天都盖草席子。

  苏小儿请柳澄在外室坐下,又从厨房端了一杯水递给他。

  柳澄看了看这缺口掉色的瓷碗,犹豫半天还是没喝,苏小儿倒也不在意,问道:你方才是和鲁氏吵起来了吗?还有,现在天色这么晚,你怎么一个人到现在才来找人,即便找到了,我也得明天才能去救人,你晚上也没处儿过夜!

  这一连串的说的又快又轻,柳澄很是反应了一会才确定苏小儿说的鲁氏多半就是那个矮胖刁蛮的中年女人。

  回忆起鲁氏,他一脸后怕,又有些难为情,道:的确,我确定了这边就是你的屋子后准备来敲门,结果忽的就撞上那个女人,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偷她家里东西的贼,我还以为是我找错门了,道了歉想走,谁知道她死拽着我骂,总又不能打女人

  这描述的可太有画面感了,苏小儿甚至能想象出鲁氏那咄咄逼人的横脸,忍笑道:她不算女人,真急眼了揍她也没事!

  柳澄一愣,缓缓又道:至于这么晚才找到这,也怪我,路上太拖沓,来前也不知道找个当地人指指路,一路摸索又问路人,这才勉强找到这里。

  说到这,柳澄有些急了,恳切道:姑娘,如今病情着实焦灼,若是没有姑娘相助,本县不知要死多少人,还请姑娘慷慨相助!

  苏小儿斜睨着他,似笑非笑的侃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帮忙了?

  柳澄的反应先是呆滞,随后激动的恨不得跳起来,捏着拳头就是一顿语无伦次的念叨,苏小儿嚷嚷着里间还有人睡着,他才平静下来。

  柳家并非簪缨世族,虽不至寒门弟子般落魄,却也没好到哪里去,去年柳县令因触怒上峰,这才导致外放县官,若是这三尺地的县官也做不好,那柳县令的仕途就完了!

  他如今可是柳家的支柱!

  便是不从这点考虑,柳澄打心里也是不忍这一县之地尸横遍野。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苏小儿正色道,我是有条件的!

  柳澄立即也跟着神色一正:什么条件?

  她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不要暴露我的身份,我不希望事情了解后还有无穷无尽的麻烦,我只想过我自己的小日子。

  这个没问题!柳澄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这要是让他说,苏小儿这是大公无私的表现,她要是当真救了那么多的人,必然有络绎不绝的人上门感谢,届时,就是脱离这乡野村子的机会!

  苏小儿满意的点点头,伸出了第二个指头,第二,若去县城,必须要带上我的相公。

  柳澄一愣。

  看他这迷茫的表情,苏小儿就知道柳澄是什么都不知道,心说这个时代的公务员也不行啊,哪有来前不提前查查资料的

  我相公需要有人照顾,家中如今除却我没有其他人,所以必须要带上他。

  她这么一解释,柳澄自然就明白了,先是为苏小儿瞧着瘦瘦小小的居然已经为人妻,又为苏小儿的勇气深感敬佩,也满口答应了。

  他来之前,柳县令就再三叮嘱过,只要苏小儿提的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能应诺的就全部答应了便是。

  第三,我要你们事后帮我一个忙。

  

  柳澄当晚连夜出村,去镇子上寻了客栈借住,隔天一大早,苏小儿就起来收拾东西,傻相公也呆呆的站在一边看着。

  她一边收,一边打趣道:瞧什么呀?你难道还知道我们这是要出远门?

  榻上散乱的放着两人的衣物,还有那个被苏小儿死死掩着的银子包袋,这一趟出远门,可得防着某些人心怀不轨撬了锁进来偷东西,贵重的自然得带在身上。

  苏小儿没注意到的是,傻相公在呆滞半响后,悄悄把一旁堆着的白衣往中心推了推,随后他又一动不动,仿若什么也没做过一样。

  趁着大伙农忙的时候,苏小儿牵着傻相公,小跑着出了村。

《盛世农家女医》第十二章 周晨

  苏小儿离开前,只和叶氏和村长悄悄说了一声,说是发现了公公石大川的踪迹要出去找人,并托付叶氏帮忙看看家门,叶氏倒也没多想,自然是应了。

  然而苏小儿走的太急,甚至没往后多看一眼,以至于忽略了自己二人离开的身影被人瞥见。

  此人正是周晨。

  周晨身为村子里唯一的秀才,自然是不用农忙下地的,他只需要攻读便是,周家二老对这个会读书的的大儿子也是异常宠溺,生怕他做了什么粗活累到自己。

  他过去是在邻村的村学考上童生的,后来因着先生的赞誉,被推举去了县学读书,头年还是村里的愣头青,自然是一头扎在书海里,这才一举考中了秀才,却也只是个榜末而已。

  因他虽成秀才,却名次太低,失去了进入府学的机会,第二年又跟着县学中的二流子学坏了,读书上是一日不如一日。

  如今早便失去了优生免除大量束修的优待,这半年便要三五两银子,且家中已被压榨的半点油水都不出,勉强付个束修的钱余下供他吃喝玩乐的是一点都没有了。

  今儿正好和家中二弟大吵一架,爹娘又畏畏缩缩不敢多说,这才叫周晨气的跑出来解闷,只恨自己怎不生在富贵人家,若是如此,便有机会举茂才!

  哪里要在这寒窗苦读,最后还可能名落孙山!

  烦闷的提着石子儿,谁知竟一眼瞥见了一男一女的背影,周晨仔细辨认,才认出这是石大川的傻儿子和那个苏小儿!

  周晨狐疑的盯了一会儿,等到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村头才回过神来,他想不通这二人背着包袱鬼鬼祟祟的往外跑是作甚?

  他忽的又想起了比村中屠夫更加富有的石大川,免不了一番嫉恨,但思及苏小儿隐约表达出的朦胧的爱慕之情,又觉得不过如此。

  周晨心中念头一转,有了主意,慢慢的往一个方向走去了。

  

  苏小儿和牵着傻相公出村后,就通过邻村人的驴车一起进了镇子。

  她身处的村子,不算富有,但也不至于贫穷,然而驴车这样精贵的东西,依然还是没有的,就是对村中屠户来说,买驴车也是异常的奢侈。

  想通过这驴车去镇子上,只要给上几文钱便足够了。

  两人到了镇上后,便直奔镇子中最大的客栈。

  这小镇并不算繁华,街上的行人也穿着普通,未见什么大富大贵之辈,要苏小儿来说,她是有些失望的,她去过横店旅游,那里比这儿好看多了。

  镇子上怎么走,原本的苏小儿是来过的,两人很快就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最大的客栈——福禧客栈。

  柳澄今日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袍,看样子是等候多时了,瞧他表情还很是焦灼,他目力极佳,一眼就看见了赶来的苏小儿,急忙奔去将二人带到了他雇佣的马车前。

  一边走着他还一连连道歉,满脸的羞愧都要涌出来了,实在对不住,我太糊涂了,竟然没告诉你我要在哪家客栈歇息早上起来才想起来这件事,又急又恼,可若是半途去找你,又怕错过了

  苏小儿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柳澄明显是第一次出来帮人办事,这才东拉西拉的,自己若真是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可不就被他这毛手毛脚的坑了!

  三人上了马车后,柳澄才问道:不知你是怎么找到我在这里的?

  其实我昨天晚上也忘了要问你在哪家客栈的事情,你也别太自责,苏小儿笑道,你的身份和我们不一样,自然会选择最好的。

  柳澄羞愧难当,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做法竟然被原先以为的村姑看的这样通透,暗恼自己万不该学那些贵公子的坏习性。

  他下意识的去转移话题,尴尬的笑着问道:这位就是嗯?

  原本柳澄想说这位就是你的相公,可等他转头一看,却先是惊艳了一霎。

  苏小儿的相公,俊逸非凡,若是忽视那呆滞的眼眸,任谁也不会说此人是一个傻子,柳澄生平见到这样相貌的人也仅有几次而已,如今再见,竟然是一个村姑的相公!

  两人若从外貌来讲,实在是太不搭对了,苏小儿皮肤黝黑,又过于瘦小,乍一看满是村气土气。

  然而苏小儿所表现出的谈吐却又不同于她的相貌,且她也异常的聪慧,这两相结合,再算上他相公似乎是个呆傻的,不般配的一下又变得般配了。

  可他又看第二眼,居然觉得苏小儿的相公十分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可他努力想回忆出什么,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

  柳公子?你怎么了?苏小儿伸出两根手指在柳澄眼前晃了晃,柳澄忽然沉思的表现太怪异了。

  没、没什么柳澄回过神来,只是刚刚看着你相公,觉得有些像我一个朋友。

  他打着哈哈糊弄过去了,心中暗暗觉得好笑,他过去见过的那些人,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青年才俊,即使苏小儿这个村姑略显不同,那也不至于落魄到成为一个村姑的相公。

  见他不想说,苏小儿也就没多问,总不可能傻相公不傻吧?他若是不傻,还轮得到别人来发现,自己早便知道了!

  两人在镇子上的药铺中买了些药材,借着铺子里的纸墨笔砚,苏小儿描述,大夫和柳澄共同书写,完成了一张方子。

  那大夫医术并不很好,还以为是姑娘家弄着玩的,只有柳澄暗自叹息,因为这些药材,基本都不常用,大部分甚至是以往从不用药的!

  苏小儿到底是怎样测出这些药材能够医治风寒的?

  方子写完,其实还是和苏小儿想表述的有些差距,但她总不能自己写,一来暴露了她会文字,二来她的毛笔字实在是不怎么样

  而且这里的文字和华夏的简体字还是有不少差距的,苏小儿还需要费些功夫去学了才行。

  马车夫快马加鞭,带着苏小儿和柳澄赶到了县城,期间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波折,约莫用了两天半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