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希裴怀森)小说完本免费-《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精彩阅读

  • 时间:
  • 小说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作者:一罐可乐
  • 来源:qm

(顾言希裴怀森)小说完本免费-《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精彩阅读

《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顾言希裴怀森《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完本在线精彩阅读,主人公叫顾言希裴怀森的书名叫《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是作者一罐可乐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

《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第十一章 参加宴会

  不知什么时候裴怀森已经出现在里她的身后。

  落地的镜子中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裴怀森一身手工定制高级西装,十分合身的紧贴在身上。

  镜子中的俊男美女,十分般配。

  顾言希转过身子,对着裴怀森道:好看吗?

  裴怀森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道:走吧。

  顾言希撅了撅嘴,心中暗道:明明刚刚看见自己穿这么一身时觉得好看,干嘛不说啊。

  车子已经在停在了门口,是一辆加长林肯。顾言希和裴怀森走过去,下人立刻去打开了车门。

  下人弯着腰,恭恭敬敬道:少爷,小姐,请。

  这种车里的座位是正面对着司机一排,背对着司机一排的。

  裴怀森先坐了进去,自然是坐进了正面的主位,顾言希想了想,进了车子,坐在了裴怀森对面的沙发上。

  沙发是真皮的,车子地上铺着羊毛的毯子,车里有一股香槟的味道。

  顾言希坐下后忽然发现裴怀森在看自己。

  裴怀森面无表情,眼神冷冽,盯的顾言希有点发毛。

  顾言希心想,自己没有惹到他吧

  裴怀森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冷冷道:需要我请你过来吗?

  顾言希赶紧站起来,坐到了裴怀森身边的位置。

  她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裴怀森的帮忙,可不能得罪他。还是言听计从的顺着他比较好。

  裴怀森看顾言希坐了过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道:开车吧。

  司机赶紧回答是,车子便开动了。

  高级轿车的性能十分好,一路上非常平稳,几乎毫无颠簸。加上着椅子是真皮沙发的,车里有十分宽敞,环境可以说是十分舒适。

  只是裴怀森坐在正中间的位置,顾言希坐他旁边,他也没有挪动一下,可苦了顾言希了。

  顾言希那边位置小,每次车子拐弯的时候,因为惯性她都朝裴怀森身上倒去。

  一路上她努力坐正,但都失败了。

  好在裴怀森一路上倒没有说什么。

  车子一路驶过公路,朝着郊区开去,最后停在了一栋别墅大门前。别墅的铁门缓缓打开,车子朝里面开进去。

  这栋别墅占地面积非常大,光是大门到主厅门口这段路程就要走几分钟。

  车子停在了主厅门前,裴怀森和顾言希下了车。司机便把车子朝着停车的位置开去。

  车子开走,很快又一辆豪车开到了门口,下来一男一女。女的美艳不可方物,戴着一身的昂贵珠宝,男的则气派凛凛,一看就身份不凡。

  顾言希一进主厅便夺得了不少人的目光,有很多男女朝她看去。小声交谈着什么。

  顾言希扫视了一下大厅,没有顾言安的身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哎呀,这不是裴少嘛,好久不见了。

  顾言希正在出神,忽然听见有一个声音朝自己这边越来越近。定睛一看,是一个看起来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士,一身西装笔挺,略微有一点发福。正举着一只手朝着裴怀森过来,想和裴怀森握手。

  裴怀森出于礼貌的伸出手来和他握了一下。可那人却不撒手了,笑吟吟道:好久不见了裴少,还记得我吗?

  裴怀森抽出手,礼貌却有略带疏远的口气道:不记得了。

  那中年男子脸色闪过一丝尴尬,清咳了一下,立刻又笑道:像裴少这种大忙人,贵人多忘事,不记得那也很正常啊。鄙人姓金,是金氏集团的董事。久仰大名了,之前咱们在欧洲见过一面。

  一边说着,金董事就低头掏名片。从纯金的名片盒中抽出一张,双手拿着名片,恭恭敬敬的递给裴怀森。

  裴氏集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集团,在餐饮,珠宝,服装等各个领域都有裴氏的一席之地。

  并且在很多行业,裴氏的业绩还是将其他家公司甩的远远的,可以说是无人能媲美。金董事虽然是金氏集团的董事长,金氏集团虽然也是不小的一家公司,可是和裴氏集团还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平时几乎没有机会能见到裴氏的一把手裴怀森,今天这个宴会没想到就遇见了,可得好好巴结一下。也许裴怀森心情一好,随便让裴氏分给他们公司一些工作项目,就够他们公司赚的了。

  金董事抬头一看,裴怀森虽然接了名片,但却面无表情,似乎心情不好。

  心中暗暗道,早就听说裴怀森这个人不好对付了,没想到这么难应付。

  说了一车好话,却不见裴怀森有一点反应,渐渐的面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金董事不由得擦汗了。

  顾言希在一旁站的脚都酸了,又不好插嘴,只能东张西望。没想到忽然就和金董事目光对上了,金董事见从裴怀森哪里没有下手的地方,赶紧拿顾言希找话题。

  哎呀,这位是裴少的女伴吗?长得真的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啊。和裴少真是一对璧人啊。金董事笑着去和顾言希握手。然后接着说:不知这位小姐贵姓啊?

  我姓纪。

  哦,纪小姐啊!纪小姐长得真是漂亮啊,连我们公司的模特和纪小姐放在一起都黯然失色。金董事掏出一张卡,往顾言希手里塞。

  这是我们公司的珠宝部的最高级别的VIP金卡,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以后纪小姐到我们公司买珠宝,报鄙人的名字,一定给您最低的价格。

  金董事看这位纪小姐是裴怀森的女伴,而且看得出来裴怀森对她有点意思,同样的礼物如果送给裴怀森,那是门也没有的。

  裴怀森手下的珠宝公司规模比他的大十倍有余,只有从女人这里下手。只要这个纪小姐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能帮他稍微帮他吹吹枕头风,这个钱就没有白花。

  金董事的算盘打的叮当响,顾言希的脑袋却大了。这东西她是收还是不收呢。

  顾言希偷偷瞥了一眼裴怀森,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看她。

  顾言希只好拿着卡,道:这无功不受禄,第一次见面就收下您的礼物也不好

  顾言希对这张卡收不收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她见过很多珠宝,并不稀罕,同时也不会觉得一张卡有什么特别的。但对方是冲着裴怀森的送给她的,她怕如果收了,裴怀森会有意见。

  拿着卡就要还给金董事。

  既然是别人的一番美意,你就收下吧。裴怀森忽然道。

  裴怀森都这么说了,顾言希只好收下,和金董事道了谢。

  这时宴会的来客已经陆陆续续的到期了,三三两两的交谈着。顾言希也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顾言安正在和几个人说话,她身穿一件白色长裙,戴着一条全球唯一一款的项链,头发挽在后面,露出白皙的后背。

  顾言安笑容得体,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尽显高贵。

《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第十二章 她一定会报仇的

  顾言安俨然是一副顾氏继承人的风范,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得体。

  她和身边的人攀谈着,不时露出亲和但不逾矩的笑容,而身边的人都把她当做了顾氏原本的继承人顾言希,十分尊敬。

  顾言希站在远处,冷冷看着这一切。

  这一切本是她的,现在却被顾言安设计夺走,自己也被她害死,还夺走了自己的身份。迟早有一天,她一定会报仇的。

  顾言希的眼中充满了怒火和骇人的杀气,连本来与旁人交谈的顾言安都感觉到了。

  顾言安本在与几位名媛交谈甚欢,她凭借和顾言希一模一样的容貌,骗了所有人。而在场的这些人,和顾言希不过是泛泛之交,都不是很了解,所有人都没有觉得这位顾大小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顾言安手中拿着香槟,刚刚拿起放在嘴边,忽然就感觉到了那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转头顺着那股杀气看过去,四目相对,顾言安对上了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

  那双眼睛中尽是恨意,仿佛要把顾言安千刀万剐。

  又是这个人

  顾言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人的眼神,心中有一丝恐慌。

  之前在葬礼的时候,她就见到过这个人。

  想不起来

  顾言安肯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但那双眼睛,那个眼神

  实在是太像顾言希了。

  她之前就觉得不太对劲,便让人查了一下这个人,但除了知道这个人是裴怀森的人之外一无所获。顾家和纪小小可以说是并无丝毫交集。

  顾言安虽然站在名媛之中,旁边人交流着今年最新款的包和衣服,但她已经没有在听了。

  香槟杯的手紧握在手中,顾言安心中思索。

  裴怀森是裴氏集团的老板,这个纪小小一直跟在他身边形影不离,自己查不到纪小小任何蛛丝马迹,只能从裴怀森下手了。

  可是裴怀森可不是一般人啊。

  裴氏的规模比顾氏还大,裴怀森作为裴氏的总裁,又是独子,一人把控掌握整个裴氏多年。

  裴氏在他的手下越做越大,早已经超过了同行业的其他集团。裴怀森本人不苟言笑,冷酷无情,又心思缜密,要从他这里下手,谈何容易。

  言希。

  顾言安感觉到有人轻轻推了她一下,但是自己太过入神,忽然被推了一下,手中的香槟洒出来了一点,撒在了她的裙子上。

  哎呀。那人赶紧道歉,对不起啊。

  顾言安这套裙子可是纯手工定制,价值非凡,普通的裙子可以洗一下,可这条裙子是不能手洗的。

  虽然只有几点香槟,但裙子是白色的,那香槟撒在裙子上,水渍十分明显。

  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弄脏了,我去换一身就是了。你不用放在心上,一条裙子而已。顾言安为了保持自己的气度,露出了一个十分得体又温柔的笑容。

  其实她心中已经气死了。这裙子她十分喜欢,专门从意大利请了专人为了今天的宴会连夜制作的,她本打算艳冠群芳的,但现在只能去换一身了。

  真是不好意思。刚刚叫你,看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你怎么了言希?

  没没什么顾言安总不能说自己刚刚在想什么事情。而且其实她虽然杀了顾言希代替她,但还是有时候下意识会不太习惯别人叫她言希。

  我先去换一条裙子,你们先聊。

  顾言安将手中的酒杯交给下人,提着裙子,朝着后厅走去。

  顾言希看着顾言安略有些慌张的离去的身影,冷笑一声。

  这边裴怀森正在和几个人商界同行谈论着今年的股市和一些合作的情况。

  裴怀森年轻有为,外表俊美,在场不少女士都朝着这边偷偷的瞥着。但裴怀森理都没有理,他把手搭在顾言希肩上,用无声的方式告诉在座各位他是有人的。

  顾言希被一直搭着肩,动弹不得,可怜她穿着高跟鞋,脚都有些疼了。

  她想离开,她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但是她又不敢说,裴怀森为人十分霸道。他能把纪小小囚禁在身边多年,可见他的控制欲和可怕。

  她还需要裴怀森的帮忙,她可不想惹恼了他。

  所以,今年股市一定会出现一定的大的变动,我们的投资虽然

  跟裴怀森交谈的人一边说着,一把注意着裴怀森的表情,幸好裴怀森没有什么明显的不悦其实是裴怀森压根没有什么表情。

  裴怀森混迹商场多年,早就习惯与不喜形于色。很多人都善于揣测对手的微表情,所以要在这个地方混得好,大多都是如此。

  怀森。这声音柔柔的,就像是棉花糖一样。

  裴怀森低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顾言希正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眼神单纯清澈。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了。

  裴怀森心中有种东西被拨动了一下,但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冷声道:怎么了?

  怀森,我有些饿了,我可不可以去吃一些东西。

  顾言希把姿态放的非常低,她曾是顾家大小姐,驰骋商界多年,常年和顾怀森这类人打交道,她知道应该怎么说怎么做,才能取得对方的信任。

  她的语气非常软,完完全全是在征求裴怀森的意见的态度,仿佛只要裴怀森说不,她就可以不去吃东西。

  裴怀森看顾言希小心谨慎的样子,心中也是有点心疼。她从中午到现在确实没有吃什么东西,进了宴会后也一直是跟着自己走来走去。

  看着她瘦小的身子,裴怀森拍了拍她的头,道:去吧,别乱跑。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顾言希乖巧的点了点头,朝着自助餐区的位置走去。

  这次的宴会是顾氏主办的,主要是为了庆祝顾言希接任顾氏,请了很多商界上流社会人士名媛。这次装备的自助餐,都是从法国请来的大厨亲手制作的。食材都是连夜空运过来的。

  说是自助餐,但绝对不亚于五星级酒店的规格。之所以自助只不过是为了这些来客在谈生意的时候方便一些,毕竟这次宴会不是为了吃东西。谁也不是为了吃东西而来的。

  顾言希走到一个自助餐桌前,这个位置正好对着后厅的通道。她注意到裴怀森虽然在聊天,其实一直在不时的看自己。只要自己稍微离他的视线范围远一点,裴怀森的表情就冷的骇人。

  她心中已经开始同情纪小小了。可想而知,纪小小从前的日子不好过啊。

  顾言希拿起一盘鹅肝吃了起来。

  味道不错。

  她也确实是饿了,吃完了后侍者眼明手快的用银色托盘递过来一个干净的纸巾。

  这些侍者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眼明手快,手脚麻利,又十分会看眼色。

  顾言希擦了擦嘴,朝裴怀森那边看去,裴怀森依旧在交谈。

  她又大概扫了一下大厅,顾言安还没有回来。

  她暗暗心中盘算,表面却不动声色,仿佛好像在继续挑选准备吃的东西。若无其事的走到那个侍者身边,小声对他说了几句话。